当前位置:首页 > 喜迎建党90周年 > 身边的榜样

身边的榜样

为了中国的民族玻璃工业----记全国劳动模范彭寿同志

来源:CNBM发布时间:2011/8/1 13:40:32

  

         “我们成功进入光电玻璃这个一直被外国人垄断的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不然,这一直是我们玻璃科技工作者心中的痛啊!”

         一句“心中的痛”,道出了彭寿这个中国玻璃工程新一代领军人物近30年来“要做就做第一”的奋斗历程。

       中国新一代浮法玻璃技术及成套装备、太阳能光伏玻璃技术、薄膜太阳能电池用TCO导电膜玻璃基板技术、信息显示液晶玻璃基板技术、玻璃熔窑全氧燃烧技术……彭寿带领他的研发和经营管理团队,填补了中国民族玻璃工业的多项空白,成功打破国外垄断。

        这个团队,就是中国建材集团旗下的蚌埠玻璃工业设计研究院和中国建材国际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在彭寿作为企业领头人的8年时间内,企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增长36倍和32倍,目前拥有80%左右的国内高端玻璃工程市场和90%左右的用中国技术设计建设的国外玻璃生产线。

        2009年,彭寿当选为新一届国际玻璃协会执委会副主席,成为进入国际玻璃协会最高5人管理层的中国第一人。刚刚结束的国际玻璃协会2011年理事会上,彭寿又被全票选举为国际玻璃协会候任主席,成为中国科协领域为数不多的进入国际组织担任最高领导职务的专家。

        彭寿呈现的,是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和企业家的全新视野,也是一个不止让人澎湃,更让人叹服的故事:

 

自主创新是企业发展的源动力

 

       “自主创新是企业发展的源动力”——这是彭寿参加党的十七大时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这句话,既是对他多年奋斗经历的一个精炼,又成为他孜孜以求的奋斗目标。

        作为文革后第二届大学毕业生,彭寿与同时代所有的年轻人一样,肩上扛着的是祖国的重托和家人的期望,心中涌动的是报效祖国的拳拳赤子之心。当时的中国,玻璃工业虽然发展了,但是没有与之配套的环保技术。彭寿决心必须攻克烟气脱硫除尘技术难关。立项后,他带领攻关小组仔细研究了国内外的上千种资料,在工厂的车间里、窑炉旁,反复做排气净化脱硫实验。玻璃熔窑温度高达千余度,他的科研团队在熔窑边做了上千次实验,攻克了一系列技术难关,发明了多段喷淋加脱水环的新型脱硫塔。该项目填补了国内空白,所排烟气全部达到国际公认的环保标准。

       成为企业领头人,面对着汹涌而来的市场经济大潮,彭寿思考得的最多的就是如何适应这瞬息万变的市场,不断提升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有着敏锐洞察力的他,国际前沿技术的每次更新都会触动他的神经。

        “太阳能超白玻璃”——彭寿捕捉到了企业发展的新的“动力”,由于这块玻璃科技含量高,生产难度大,附加值高,此前国内没有企业能够生产,所需全部依赖进口。

       “一定要拿下这项技术”——彭寿亲自调兵遣将,主持科技攻关、成果转化和项目建设,选派一批科技骨干去读攻读硕士、博士,组织完善自主创新体制机制,为科技工作者搭建平台。

        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公司设计和总承包的东莞南玻太阳能光伏玻璃生产线于2007年投产,打破了国际玻璃巨头对这一技术的垄断,满足了国内太阳能光伏产业快速发展的需要。该项目荣获国家工程设计金奖和中国企业新纪录(第十二批)重大创新项目奖,该技术获建材行业科技进步一等奖。

        多年来,彭寿主持或参与中国浮法技术攻关,解决了锡槽密封等重大技术难题;担任我国首条超薄浮法线的项目总设计师,主持开发了超薄浮法核心工艺和相关控制软件;领衔深圳华晶玻璃瓶厂项目,首次在窑炉设计上用横火焰窑代替马蹄焰窑,在烟囱强制排风压处理上取得了技术突破,达到国内最高水平;成功主持对浮法玻璃熔窑进行技术改造,建成了国内首条全氧燃烧生产线……近百个技术难关,彭寿凭借着不懈的执着与追求,一一攻克。

        一项科技成果的成功开发与转化,期间要经过多少次失败,遇到多少困难,遭遇多少痛苦,其中滋味,彭寿心中最清楚。

 

与“巨人”共舞,方能成为巨人

 

        与“巨人”共舞,方能成为巨人。这句话,彭寿曾在多种场合多次提到,当然也坚定地贯彻在他的行动当中。当年,在国务院国资委、中国建材集团的部署和指导下,他主政中国建材工程/蚌埠院之后,做出一项重要决定,就是坚持“走出去”战略,在国际市场上寻找属于自己的交椅。

        当年,正当蚌埠院与原主管单位脱钩、划归中国建材集团之时,一个刚走出困境站稳国内市场的企业,急于出击国际市场是“以卵击石”还是“神来之笔”?
 彭寿用事实证实了他这是“神来之笔”:核心技术不强,他加大科研开发投入,吸收培养专业人才,加速成果转化步伐;运作模式不够先进,他主持企业整体改革改制,按国际通行标准实施流程再造;营销网络不健全,他领导完善营销机制,实现经营方式国际化;市场竞争激烈,他倡导加强业态竞合,实现市场竞争的全局性转变……他在用“巨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十年磨一剑,彭寿和他的团队具备了杀出国门的底气。凭借在国内玻璃行业长期形成的核心竞争优势,彭寿带领着中国建材工程,凭借优秀的技术和管理能力,在越南日产400吨浮法玻璃生产线工程设计项目国际招标过程中,经过十几回合谈判,一举战胜数十家世界著名公司。首战告捷,企业声名远播,当年就签订了哥伦比亚、缅甸、越南等国的5项工程总承包和技术服务合同。

         2007年,彭寿亲自主持总承包的印尼日产900吨浮法玻璃生产线顺利投产,获得了中国企业新纪录重大创新项目奖和全国优秀工程总承包铜奖,成为中国出口规模最大、技术水平最高的浮法玻璃工程项目。

         2010年,彭寿主持在印度建设的600t/d浮法玻璃生产线,产品质量高于欧美企业在印度建设的浮法线,彻底转变了印度人对中国制造的偏见,树立了国际品牌。

        “我们要做多大蛋糕,然后我再去买面粉,有钱就去买,没钱就去借,没有发酵粉,我可以想别的办法。”用这个办法,彭寿使得中国浮法技术在世界舞台上变得璀璨夺目。

 

解决了心中的“痛”

 

        “发展新型建材、新型房屋、新能源材料”,中国建材集团的“三新”战略描绘了一个崭新的蓝图。

       “我在欧洲看到太阳能光伏产品已融入建筑的屋顶、幕墙,这使我非常兴奋,我感觉玻璃行业的飞跃期到来了。因此我们要抓住机遇,迎头赶超,去实现这种提升。”——其实,在彭寿的心里,早就有了一幅“阳光蓝图”。

         ——实现集团公司的战略部署,彭寿有这个目标,也有这个能力。

        ——“跟彭寿接触,总给人一种雄赳赳气昂昂要上战场的感觉。”跟他接触时间长的人都有这种感觉,因此很多人总是称呼他“彭大帅”。

       2009年以来,以一贯的雷厉风行,“彭大帅”出手即不凡:国内第一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薄膜太阳能电池用TCO导电膜玻璃基片生产线顺利建成,彻底改变国内非晶硅TCO基板依赖进口的现状;国内第一条4.5代无砷超薄液晶玻璃基板生产线在成都建成,良品率稳步提升,彻底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化解平板显示产业发展瓶颈;5MW碲化镉薄膜太阳能电池已经打通,自主研发的铜铟镓锡薄膜太阳能电池项目完成了中试线的联动运行,试验线样品成功下线……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彭寿和他的团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利用这些成果,将太阳能光伏产业和信息显示玻璃产业基地迅速布点全国多个省份十几个地市,集中全国优势资源,打造光电玻璃产业集群,形成光电玻璃研发、装备制造和推广应用的上下游产业链。

         彭寿“心中的痛”,可以暂时放一放了。

        荣耀成绩的背后,是彭寿艰辛的付出,一份时间表,记录着2007年中秋节期间彭寿的行程:9月23日是中国传统的中秋节,当天下午,才从美国坐了30多个小时飞机到达香港的彭寿从深圳入境,匆匆吃过晚饭,顾不上赏月,就坐上了深圳到上海的飞机,飞机晚点,0:30到浦东机场。彭寿约上公司骨干8人,好不容易找了一家还没有打烊的小饭馆,大家一边共进中秋夜餐,一边谈论下半年的工作,结束之后已是凌晨3:30。24日早上7:30,彭寿准时来到他在上海公司的办公室,先是与沙特客商会面,后又与埃及客商敲定了玻璃项目合同。中午与上海建材集团党委书记共进午餐,洽谈上海耀华皮尔金顿整体搬迁至江苏常熟项目。下午坐火车从上海赶往蚌埠,当晚彭寿与蚌埠市政府谈妥了关于蚌埠市将安徽华光玻璃集团转让给中国建材集团的事宜。

         这就是彭寿,几十年如一日,为了中国的民族玻璃工业,奋斗不息。